牧羊人在阿尔卑斯

混什么圈都不混粉圈。

【TuggerMunky】好久不见

预警:

一篇两年前挖的坑,最近刚填上。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

是98版演员的RPS——重申,是RPS!!

望食用愉快。

----------------正文分割线-----------------

凌晨四点,巴黎。

Michael Gruber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听到旁边的酒吧爆发出的喝彩声和吵嚷声,以及来自初来乍到的乐手羞涩的报幕。

——过了一个世纪的巴黎,还是老样子。他试图说服自己这里依旧是个浪漫的地方,但很显然他失败了。

浪漫个屁。他在心中默念道,随即从酒吧附近走开了。

塞纳河还在沉睡。他在岸边坐下来,呆呆地望着毫无波澜的湖面,忽然觉得有一丝寂寞。有些人认出了他,开始在他身边指指点点。

拜托,让我安静一会儿。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然而那些人兴奋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是在把他当作任人戏耍的小丑。

肩膀被什么人拍了一下,他转头正要发火,却猝不及防看到了一张满面笑容的脸,同时听见那人爽朗的声音:

“愿意聊聊吗?”

Michael记得从哪里看到过这样一个说法: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

偏偏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又拥有叫人一听就能听出来的漂亮音色。

“……John Partridge?”

“好久不见。”

把眼前这人声音听了个真切的同时,初秋的寒风吹得他瑟瑟发抖。

“你怎么会在这里?”短暂的惊讶过后,Michael把头转向水面,垂下眼睑不去看他。

John在他身侧坐下来,眼睛里有种他看不透的东西:“我来找一个人。”

“找什么人还值得你大老远的从美国跑过来?”Michael打趣般朝他挑了挑眉,“话说你男朋友怎么没和你一起来?他不吃醋吗?”

“我来找一个被我遗落在时光里很久的人。”

当John十分郑重地说出这句话时,Michael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只是由于天还没亮,这个微小的动作很快便被他掩饰过去。

他有些勉强地笑了笑,问道:“既然是遗落在时光里的人,如果你能回到过去,你希望改变什么?”

John与他眼神交汇,他努力地想要避开,却被那人的目光牢牢地抓住——根本无济于事。

“我希望对于追逐我想要的,我能更勇敢一点。”

Michael怔住了。

“Michael,你想念我吗?”

怎么会不想念。

我最常想起的人就是你啊。

我想起我们并肩排练的房间。

我想起我们共同站过的舞台。

我想起曾经看似漫长的岁月。

我想起那些早已远去的时光。

Michael什么也没说,因为在不远处埃菲尔铁塔上的灯都熄灭了。

破晓即将来临。

他正发呆,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展平的手掌,抬头见John已经站起来,大概是要拉他一把。Michael顺从地把自己的手放在John手心里,John将他拽过来。重心不大稳,Michael来回摇晃了几下才站住脚。

两个人近得像是下一秒就要贴上对方的身体,然而Michael无暇顾及这些,他只看见了John眼角的细细的皱纹。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他与John在埃菲尔铁塔下互相追逐,在草地上嬉戏打滚,最终把头枕在十七岁少年尚不够宽厚的胸前露出幸福的笑意。风吹乱了额前的发丝,眼底只剩下淡淡的云和蓝得透亮的天空。那天的阳光太暖和了,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年的体温,以及心脏强健有力的跳动。

指尖抚上John的眼角,Michael蓦地笑了。

记忆中的人依旧是二十年在舞台上挥洒青春不染尘霜的模样。

John吻上来的时候,Michael甚至忘记了拒绝。

他又怎么舍得拒绝。

就当作是他对他一生所求,仅仅是一个颤抖的吻。

因为年少的那些轻狂与挚爱,终将埋葬在时光的废墟中。

嘴唇上残留的温度消失的时候,巴黎圣母院的钟声恰好响了六下。Michael睁开眼,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变多。

一个令人心满意足的梦。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微笑起来,丝毫不顾忌周围人惊诧的目光,顺着塞纳河畔走下去。

用毁图秀秀调个色。果然人长的好看怎么调都好看啊(ノ○ Д ○)ノ ​​​

【白龙混沌】一世


当世界还未被开辟前,混沌便以元气未分、模糊一团的状态存于世上。

待西海龙王三太子出生,混沌已存活近万年。那时,敖烈不认识混沌,混沌不知晓敖烈。

而后,又过了几百年,那自称齐天大圣的孙悟空,被唐三藏第一世江流儿揭去了法印,终得以自由。孙悟空与江流儿,还有被贬下凡间的天蓬元帅恰好来到西海,惊扰了敖烈。

小白龙腾云而起,落在一人两妖面前发出直至天际的吼叫声。

为找回被混沌藏起的童男童女,大圣等人赶去营救。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敖烈前去为大圣助阵。一仗下来,混沌的人形缩小到和江流儿一般高的地步,敖烈犹豫了几分,也变作和混沌一样高度的人形。

混沌可怜兮兮看着他,西海龙王三太子?大圣欺负我,你能……做我的朋友吗?

敖烈心中一动,握住了混沌伸出的双手,道,大圣没有欺负你,如果你答应我不再害人,我就做你的朋友。

此后,那混沌竟再未为非作歹,安安稳稳留于世上。

时过境迁,龙王三太子纵火烧了殿上玉帝赐予的明珠,触犯天条,犯下死罪,幸亏大慈大悲的南海观世音菩萨出面,才幸免于难,被贬到蛇盘山等待唐僧西天取经。刚变作白龙马欲与师徒三人离开,却见一熟悉的人影立在不远处,便是正常人形的混沌。

混沌用手轻托起马头,道,三太子,等你取经归来,我还在这里等你。

敖烈随唐三藏西天取经后,被佛祖封为八部天龙,下到凡间寻遍几千年却也找不到混沌。

一日在一高山上的寺庙中,敖烈遇见两只海妖在拜佛,一问才知,原来两妖是千年前犯下罪过,每天前来忏悔。本是好心帮一位妖怪朋友开七窍,不想那七窍刚一开,妖怪立刻倒地身亡。

敖烈与海妖一起拜了佛,继续下山去寻混沌,却不曾想那两妖口中所说便是混沌。

此去经年,不知敖烈去向,不知其是否知晓混沌已死,只从过路人口中得知,每每黄昏之时,便能看到天上忽隐忽现的龙影。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庄子·应帝王》

寻你千年,殊不知你已不在人世。


—END—

【德哈】一个小甜饼
和Mr.Hell花了几个小时搞出来的德哈语c小甜饼,无视英语渣吃糖就好。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ノ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