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声_Falsetto

雪正从星星上落下。

SalCado:

胡乱说一下我对雅各·弗莱在游戏本篇中感情线的想法


(其实是想重新写油炸玫瑰但是怕空了太久开始跑偏)


有些部分纯属过度解读,极其不严谨,没有仔细考证,请不要当真


描述的大概是经我大脑美化过的枭雄众人,极其主观。




首先从最基础的部分···有关于雅各到底是不是一个对感情比较敏锐的人···我流的看法大概是,他有时候心思相当细腻。就比如说对于伊薇和亨利之间的关系,阿育给了玩家们不少特写镜头,通过伊薇视角也可以相当直接地感受她对亨利的情感变化。不过对于雅各来说,他并不是一直和姐姐一起行动,甚至在有些章节里他从头到尾就只能在火车上休息的时候见到她,但是在剧情里很明确,他察觉到了那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伊薇会直接和他说吗?她一开始还觉得这影响自己作为刺客的判断力想过要抹杀掉呢。所以在我看来,一方面是他们姐弟之间虽然一开始理念之间有些相左但是一直默默地关心着对方,另一方面是他的确不是那么愚钝的人(想一想二十岁的男孩子普遍的观察力···噫)···之前说的那些任务完成之后就分道扬镳什么的纯属气话,他们可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抛弃和自己灵魂相连的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啊。




而且我觉得他一开始不赞成亨利和伊薇并不是因为什么“姐姐被抢走了”之类的,他和伊薇都相当尊重着对方,他大概是单纯觉得这事情不靠谱而已···(或者说伊薇违反了她一直强调的原则“不要把感情带到任务里”)




虽然有时候他的确相当孩子气,但是从本质上来讲该明白的其实都明白,只不过面对事情的处理方式还不够成熟,有时候对于自己的天赋过于自信导致对事情考虑不周。能让他变成这样的性格,我觉得他并非是总被长辈训或者忽视的那种,反倒是他生活的环境相对来说应该赋予了他发展的空间,并且他被周围的人所肯定(刺客能力范畴内的),偶尔的调皮捣蛋也被默许了。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是在标准框架下的自由,而不是“真正”的自由。




顺便一提,他对孩子们真的是超级好···最初亨利说要利用顽童的时候他还重复了一遍“顽童?”,感觉是在他的认知里他们要做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到孩子,大人们的斗争不应该让孩子们卷进来,不应该让他们面对那些血腥肮脏的部分。




然而就算他对于情感有相当的敏感度却还是被珀尔利用···只能说这孩子是真的不擅长和精明的女孩子打交道啊。而且这也算是商业合作,只是利益相关嘛···我倒不觉得他对珀尔真的有什么···他总是习惯性地把合作者当成“我们是一伙的”那种关系,可能这也是当老大必备的才能(比如能让各种方法让艾伯林对他没辙,惹出天大的乱子也只是找伊薇来收拾残局而不是终止合作,dlc最后艾伯林能动用他最大的权力进行帮助也和平日里的交情分不开),但是作为一个年轻且人际关系相对简单的男孩子来说他已经尽力了。




所以在他人生的这个阶段里,大概是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自信到有些自大,但是对自己所擅长的领域非常了解,对于情感比较敏锐,但是自身的感情还是个空白···




然后···终于到我最想理清楚的部分了···就是和罗斯的关系。




官方盖章的感情线从存在性上不需要任何的论证,不过罗斯这个人比较有意思···兼备残忍和浪漫的二重性。




有人说罗斯就是编剧想安排一个疯疯癫癫的角色来丰富人物种类,恕我拒绝这种看法···罗斯虽然行为上非常戏剧化,但是他脑子真的足够好用。假设他讲的男孩的故事是真的,他能有主见到从父母身边离开,单打独斗到成为掌控地下世界的人,到最后被圣殿骑士收编,他对于自己的目标和如何实现它们都非常非常明确,他合理地规划着自己的每一步,也善于利用周边的资源来成就这一切。




直到走到最后发现自己反而失去了自由。




那怎么办?




老天送过来一个年轻的刺客,有能力迅速地击破他精心训练出来的帮派首领。敏锐、技艺高超,而且还保有天真的那一面。




为什么不为自己所用呢?又怎么把他绑在自己身边呢?




他回忆自己一路打拼过来追求过的东西。




金钱?不可能。




地位?作为地下世界的人能给予他的,那位青年靠自己的能力就能获取。




共同的利益?那么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又怎么办呢?




所以他看穿了那个年轻人被约束的那部分,邀请他一起去寻找“自由”,也就是某种共同的理想。




在罗斯看来任何阻挡他实现愿望的人都可以被消灭,只要站在对立面的就干脆连根拔掉就好,这大概也是他曾经作为拳手的心得,对对手仁慈就是在为自己埋下祸端,所以无论是什么人,老人、青年人、孩童,在他眼中只要是障碍就必须排除,任何存在可能性的东西都不能留下。




所以就算是童工,他也要一并像销毁某种可能会产生附加价值的物品一样摧毁掉,以免再变成敌方的劳动力。




这也是他和雅各理念上完全不同的方面。




雅各对小孩子们有多好,任何一个看过剧情的人都能知道。




所以他也违抗了罗斯设下的规定——他也就在这时候被罗斯认定为了敌人。




如果按照以往的风格,罗斯大概会立即排除掉这个障碍,然后继续他的自由之路。




但是他下不了手。




他已经对雅各产生了感情,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他逐渐被这个年轻人所吸引,他的人格,他身上透露出的未来的可能性。




雅各·弗莱在他心中已经逐渐凌驾于曾经的理想之上。




小乌鸦可以被掐死,但是他的男孩的生命不应该由他来了结。




所以罗斯决定用自己死给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一个感觉,虽然说伊薇总是在为雅各收拾残局,但是只有序列八是她完全没有参与也不可能帮忙的部分。




而且雅各的表现也并不能说考虑得特别全面。那么为什么这一次没有产生任何问题呢?




因为罗斯都帮他收拾干净了啊。




抓的人他带走了,造成的破坏可以算在他这个反叛者头上,雅各在这个章节里甚至没有造成任何人(除罗斯和替身们以及戴面具的人以外)的死亡(完美同步条件)。




甚至到最后他们留下的痕迹都一把火烧没了,刺客那边只需要知道有一个疯了的圣殿骑士协助者反叛之后点火自焚而亡就行,甚至不需要知道雅各曾经参与过。




那么罗斯希望的又是什么呢?在他准备烧掉剧场的时候难道他准备让雅各为他陪葬吗?




当然不可能!!




罗斯不了解雅各的实力吗?罗斯会觉得这把火就能困住那位他欣赏且深爱着的男孩吗?




他只是想让事情有个他认为完美的落幕,一个足够戏剧化的结局。




这和他作为演员的第二重身份也有关系,他迷恋戏剧,甚至希望自己的人生也有一个他心目中的结尾。




什么能让一个角色,一个演员永远不朽?




被观众所铭记,让观众永远都忘不掉他。




雅各正是这唯一的观众、




罗斯要让自己永远存在于这个男孩心里,就算弗莱爵士的一生再传奇,经历的事情再多,罗斯也要变成最无法忘却的那一个。




这也让我想起了某款香的香评“要么很爱他,要么很恨他,你总得对他有个鲜明的印象。”




所以他制作了一个足够大的场景,搭上了足够多人的性命做筹码,让雅各一路追寻他,最终结束这一切。




这时候也应该顺便说一下“他们两个在原作中的关系到底到哪一步了。”




我觉得···在最终幕之前顶多亲过···就是那么简单的关系···




不然既然说要难以忘怀的话···来个全垒不就行了对于雅各这种自己感情线特别空白的家伙来说第一次什么的怎么说也不可能忘掉啊如果这个程度都做了那最后强吻那一下又有个卵用根本刺激不到任何人啊虽说我出于私心也希望他们该做的都做了但看起来就是没有啊




言归正传,雅各依旧对于情感抱有朦胧的态度,但他知道自己对罗斯的心态完全不一般,他暂时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这一切对他来说都非常新鲜···




所以最后他被强吻的时候更多的是疑惑而不是感到厌恶。他当时一定有很多想问的事情,很多想不通的部分,但是他可以问的人已经死去,快速蔓延着的火焰不给他一丝犹豫的机会。这些也只能在活着逃出去之后细想,这样的话罗斯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我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后,雅各真正明白这种感情的时候再回忆起这一切的时候会不会感到痛苦,但是最基本的,他肯定不可能忘却。




他把小乌鸦做成了标本来永久保存,也就不难想象,这只乌鸦曾经的饲主在他心里是什么地位。




罗斯烧掉剧院大概也是最后想赌一把,“如果你真的没有能力跑出去,那以后你也不可能有所成就,在这里陪我死了算了”“如果你真的因为动摇失去了跑出去的勇气,那以后你也不可能有所成就,在这陪我死了算了”,也就是说,能从这种情况下活下来的雅各才是他所欣赏的男孩,不然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带着有关于他的记忆继续活下去的雅各,总有一天能理解这一切的深意。




在这个事件之后雅各也成熟了许多,伊薇也通过她的经历反思了过往,最终他们可以互相理解也是因为各自经历的事件吧。




如果不看DLC的话,枭雄结局挺圆满的。




(有关于开膛手的部分我虽然想好了但是准备到时候继续写在文里所以就先吐槽到这里。)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估计是唠叨唠叨本能寺打多整个人也变得唠叨起来了···我知道这些纯靠回忆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问题非常多,再加上我的cp滤镜估计完全不能看···


但是说出来之后果然舒服多了···

评论

热度(147)

  1. 假声_FalsettoSalCado 转载了此文字